雨樹之歌

聽見下雨的聲音 葉藍

只是想分享愛,舊文首發,請見諒
手機排版/繁體/潛水者首次上岸

  地圖中的雨滴滴答答的下著,佈滿著整個螢幕,榮耀地圖的雨真實的常讓人看不清,然而讓許博遠感到無奈的並不是讓視線模糊的雨,而是一再跟隨他的-葉修

  對於葉修,許博遠大多是感到頭痛的,不管是各個副本紀錄亦或是野圖boss,總能看見這大神的身影,當然不負眾望,號稱心髒始祖的葉修大神,在這些有他身影的地方,也只能用“搗亂”和“呵呵”這些讓許博遠不想面對的字詞來形容此刻的心情。

「小藍你這樣就承受不住了,當初十八次追求哥的精神怎沒了呢!哥可不知你這麼嬌弱啊」
「…」你妹的誰嬌弱了啊!

  回覆了一串省略號,許博遠在心中默默地吐嘲著,當初自己就不該手“賤”的想加君莫笑好友,或著是當大春說要他到第十區避一避時就該拒絕,就算是被繞案垂楊打爆,也不用到現在還被這更大的禍害糾纏著。

「…所以葉神,你一直跟著我的目的是…?」
帶著有些無奈與戒備,許博遠詢問:「先說好我現在可沒有什麼可以跟你交易的,還有等等我要帶團。」

「嘖,說的我好像常打劫一樣,我們以前可都是公平交易的,可別誣賴我啊藍河大大」
似乎一點也不在意過去與各公會的肉痛交易,葉修『誠實』的回覆著。

  對於大神的回覆,許博遠也見怪不怪了,葉修嘲諷與臉皮厚的技能早已滿點,說實在,大神說的也是事實,許博遠想,儘管當時交易的很肉痛,但所交易的事也能完美達成。
話說葉神退役後也有許久沒上過線,當初第十賽季奪冠後就銷聲匿跡的大神,好一段時間又出現在國際賽事的宣傳中,儘管只是個隨隊領隊,卻也讓人覺得,葉修不敗的神話,仍再繼續

  想到過去的辛酸與大神近日的狀況,許博遠笑了笑,是啊,有多久沒再網遊上看到君莫笑猥瑣的英姿呢?

「不是說要帶團打副本嗎?怎麼沒看到你的隊友呢?該不會小藍你是在騙我吧」
似乎是發現藍橋春雪一直沒動靜,葉修的對話框又再次跳出

「誰想騙你阿!那是因為葉神您一直跟著我我才不敢招隊友組隊好嗎好嗎好嗎!!!」

「哎呦,果然話嘮粉絲,文字炮一流啊」

「…」有些心累,許博遠想,我果然還是不想跟大神打交道

  然而一點也沒感受到許博遠心情的葉修仍不斷刷著頻,詢問著是否真要組隊、隊伍缺人嗎,是否需要他的加入等之類的話。

『但葉神我就是因為你一直再我身邊我才不敢組隊啊啊啊啊,我不想等等又被你坑啊』
 
  實在是因為太突然了,許久不見的君莫笑突然上線,又一直跟著他,再怎麼說自己也只是算跟葉神認識,什麼敘舊之類的許博遠自己也不相信,話說…葉神怎麼知道我在哪?

  許博遠突然想到,該不會…藍溪閣有興欣的臥底!?
還沉靜在自己的思考中,葉修的對話框又再次跳出來

「好了,不跟你瞎扯了,其實哥今天上線是因為…」

來了!果然是有什麼交易要做

「想問問你最近有空嗎?最近國家隊技術部挺缺材料的,想找各戰隊的公會幫個忙,刷刷材料之類的」

這答案出乎意料,許博遠有些懷疑:
「痾…葉神,雖然我是想幫忙,但是這應該是由戰隊通知公會吧,最起碼要先問看看會長」

「我當然是問過」葉修回覆到:「再怎麼說人選也是我能信的過的,所以囉,也就只有擔任我們興欣公會的小褓姆最適合了,你說是吧」
「…求別提黑史好嗎葉神」

  儘管有葉修的保證,但許博遠還是詢問了一下春易老,得到了肯定的答案,然而春易老回覆的加油,以及拍肩的貼圖,讓許博遠更加害怕。
『大春你不會賣了我吧,跪求不要QQ』

  得到回覆後的許博遠有些疲憊,但想想自家正副隊長也在其中,為其努力也等於為藍雨努力,轉了心念,許博遠答應了葉修的邀請

「其實不管你答不答應,我都是會讓你答應的」得到回覆的葉修又再次打開話題,說著,畫面上的君莫笑突然甩了甩千機傘

「!」似乎是身體的反應,許博遠馬上控制讓藍橋春雪往後退了一步

「欸,別怕,我不是要動粗,哥可是文明人欸,看來小藍對我也是不夠信任啊」阻止藍橋春雪的閃避,君莫笑再次靠近

  帶著極度懷疑與好奇的許博遠看著螢幕裡邊打字邊移動君莫笑,緩緩的將剛剛甩開的千機傘撐在藍橋春雪旁…

「投懷送抱,美男計,小藍可吃?」

  雨聲滴滴答答敲響著傘面,那突如其來的煙嗓,醇厚的在耳邊迴盪,然而許博遠心中只有一個字…

「…吃」